31小說網 > 魔門敗類 >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白馬幫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白馬幫

 

又是肉粥,不過因為輔料不一樣,也有了別樣的味道。

林皓明住在這里也好幾天了,每天早上的粥味道都不同,但卻多很美味,林皓明倒是有些佩服那個春娘了,恐怕再這樣下去,以后自己真是要習慣每天早上喝一碗那春娘熬的粥了。

“玉兒,這粥都是春娘一個人熬制的嗎?”林皓明喝完一碗之后隨口問道。

“是啊!春娘的手藝真是好!”玉兒答道,不過一想到春娘對自己的話,就不由的感動自己耳根子有些發燙。

林皓明看她羞答答的樣子,下意識以為她還在為之前的事情擔心,于是道:“玉兒,昨晚上的事情,你別放在心上,也別說出去了,之前交代你的事情,你照著做就好了,對了,你若是修為要突破,跟我說一聲,不要因為服侍我,耽誤你自己。”

林皓明只是好心,可是之前春娘說了很多,讓商玉兒下意識覺得,這是老爺對自己好,只是顧忌現在自己還小。

此時再看向林皓明這個老爺,發現老爺英氣勃勃的模樣,內心不由的生出一種難以言語的感覺來,仿佛就算自己一輩子服侍老爺,一輩子只是當老爺身邊的一個小丫鬟自己也心甘情愿。

“玉兒,你聽到了嗎?”林皓明看她神情有些恍惚,問了一句。

“是,老爺,玉兒以后什么都聽你的!”商玉兒羞澀的朝著林皓明保證道。

林皓明只把這小丫頭看做人生之中的一個插曲,自然也不會多問什么,吃完之后,看看時間差不多了,也就去司衙了。

昨天,自己已經讓方德叫了兩個人把自己辦公的書房打掃了一邊,原本放在方德和田誠那邊的一些卷宗之類的東西也搬來了,此外自己的官服也已經放在了桌案上。

林皓明才換了官服坐下,方德就笑瞇瞇的走進來,問道:“林頭,您這里還需要什么,說一聲,我去給您辦了!”

林皓明搖了搖手,問道:“方德,今天兄弟們來了之后,都還不錯吧?”

“昨晚上吃的爽,大家都說您好,就是田誠老是陰著臉,不過您也別怪他,我想里面事情李哥也應該給您通過氣了!”方德頗為聰明的答道。

“嗯,是說了一些,不說這個了【31小說網 31xs.com】,昨天我只是熟悉一下這里,今天正式辦公,我們緝捕司六大捕房,可有什么分工?”林皓明問道。

“這倒是沒有特別明確的分工,一般都是我們六個捕房輪流辦的,當然若是牽扯女犯,一般都是潘頭那邊去,此外若是遇到大案要案,司令親自掛帥的話他會自己點將。”方德說道。

“既然這樣,我們手頭有什么案子,最好花紅多一點的!”林皓明看似隨意的問道。

聽林皓明問的直接,方德倒是有些猶豫了,甚至有些尷尬道:“林頭,這花紅多,又好辦的案子,我們六捕房一般都搶著去辦,所以這暫時還真沒有。”

“你說的也有道理,那么花紅最高的案子是什么?”林皓明問道。

“林頭,一般來這里新人,都會問這個,不過這些案子雖然每一個花紅足夠我們當上縣太爺了,也沒人會去辦的!”方德笑道。

“為何?犯人太厲害?”林皓明問道。

“這只是其中之一,更重要的是,花紅最高的那些,都是全洲通緝的要犯,能在我們小小西林縣遇上都是運氣了,別說去抓了,這些通緝犯只能看看。”方德笑道。

林皓明聽到,立刻也明白了,自己真要遇上恐怕有都遠躲多遠。

“那我們西林縣的呢?我指的我們這些人有能力辦的!”林皓明問道。

“林頭,這么說的話,我倒是有幾個,不過那幾個家伙,要么早就不在西林縣了,要么就躲在山里,根本找不到!”方德說道。

“難道就沒有找得到的人?”林皓明有些意外的問道。

“這還真有一個,我給你找找他的卷宗!”方德說著,立刻就去書架上翻找起來。

沒多久,他就帶著一本卷宗回到跟前,跟著打開卷宗,直接指著里面一張看上去頗有些書生氣的畫像,道:“這家伙叫云飛雨,本來是稅司的一個管事,不過因為他收取的是兇獸血肉倒賣的稅錢,所以和一幫子狠人關系很好,之前他利用職務之便,暗中倒賣那些獵獸人捕獲的兇獸,賺了不少,后來事發就跟著那些獵獸人進了山里,這個是我們明確知道他躲在什么地方的,不過別說我們一個捕房,就算六大捕房一起出動也別想輕易抓回來。”

“為什么?龐司令、李哥他們可是道胎境的修士,難道那些獵獸人也有道胎境修士?”林皓明有些驚訝。

“獵獸人只是他們一個身份,另外一層身份就是山匪,云飛雨現在就是我們西林縣最大的一股山匪白馬幫的軍師,這白馬幫老大號稱有七兄弟,每個人都騎一匹白馬,云飛雨是他們老七,而白馬幫的幫助沙德江和他親弟弟沙德河是白馬幫的正副幫主,也的確是道胎境的修士,剩下老三、老四,早年在我們龐司令抓捕云飛雨的時候,已經死在我們手里了,你看咱們龐司令是不是有些病怏怏的,這就是他當年殺白馬幫老三和老四時候傷到的,那老三和老四也是道胎境修士,如今剩下的老五叫韓一刀,老六是個女的,只知道外號毒娘娘,至于實際叫什么,沒有人知道,這兩個人都不是道胎境,不過韓一刀擅長飛刀,傳聞只要被他盯上,道胎之下,絕對躲不過他一記飛刀,而毒娘娘聽名號就知道手段了。”方德,一口氣把這白馬幫都介紹完了。

“你這么一說,不光是那云飛雨,恐怕隨便一個抓到了花紅都不少!”林皓明笑道。

“這個當然,老大沙德江花紅,五根月晶,老二沙德河,三根月晶,其他三個,也都是兩根根月晶,一根月晶可是三百六十時晶啊,我十五年的俸祿,就算抓到云飛雨,不算化元米,都等于我白干三十年。”方德雖然口口聲聲說對這些家伙沒興趣,但真提到元晶,兩眼依舊放光。

林皓明其實這個時候也知道,對付白馬幫根本不是現在的自己能做到的,或許進階道胎之后可以考慮對付他們。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六肖中特期期6准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