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說網 > 九龍拉棺 > 第三百九十七章 被分尸的貓

第三百九十七章 被分尸的貓

尸變了!

“我次奧!”我爆了聲粗口,捂著嘴,一步步退下祭臺,這時阿贊吉出現在我身后,輕輕碰了我一下,我本來就夠緊張了,被他一拍,頓時脊梁通電,整個身體一下繃得筆直!

回頭看見是阿贊吉,我這才松了口氣,拍著胸口說,“你走路怎么都沒聲音的,嚇死我了剛剛……”

阿贊吉沉聲說,“尸變了!”

我本能地把手摸向口袋,想找出克制尸變的法器,阿贊吉搖頭說,“沒事,你不用找東西,老太太雖然尸變了,可她并沒有爬起來。”

我盯著老太太那張詭異的毛臉,心跳加速了一倍,“怎么會……看來民間傳說是真的,黑貓果然會導致詐尸……”

阿贊吉忽然把視線轉向黑貓逃離的方向,又說,“你聽,有沒有發其他聲音?”

我豎起耳朵細聽,點頭說,聽見了,是貓叫,那畜生還沒走遠。阿贊吉說,走吧,過去看看!我心里有點發毛,咽了口唾沫說,“還要去?”阿贊吉回頭道,“你如果害怕就回房間吧。”

我定了定神,虎著臉說,“誰怕了,走吧,這只黑貓太奇怪了,我想不通它到底從哪兒來的,去看看也好!”

說著,我壯膽走在了前面,手上死死抓緊了一枚符通,今晚遭遇的一切都是那么詭異,搞得我神經特別緊張,心中盤算,一會兒不管遇到了什么,只要它敢撲過來,就馬上弄死算了!

寨子不大,步行兩分鐘我們就走到了尾,站在出寨的方向,我抬頭環顧四周,發現山里不知道什么時候起了霧,視距很短,無論朝哪個方向看,都是一片霧蒙蒙的景象。

阿贊吉眉頭皺得更深了,他問我有沒有感覺到,這霧里是否存在某種不同?我緊了緊脖子,點頭說,的確有點,是陰氣,我也聞到了。

“而且規模不小。”阿贊吉皺眉說,“苗寨只有一具尸體,不能可能陰氣沖天,形成這么重的迷霧。”我說會不會這附近有個亂墳崗子?苗人的交通并不發達,親人死后不可能拉到很遠的地方掩埋,一般會選擇一個相對近一點的地方,這陰氣,很有可能是墳崗上的孤魂制造的。

阿贊吉沒說話,表情一直怪怪的,不多久,他忽然把手指向濃霧中的另一個方向,小聲說,“那里應該就是貓叫聲傳來的地方,可不知道為什么,黑貓已經沒叫了。”

我說這一點都不稀奇,可能貓離開了吧?阿贊吉還是搖頭,“不對,我聞到了血腥味……”

“啊?”聽到這話的我頓時就不淡定了,把臉色一搭聳,沉聲說,“媽的,這大半夜太詭異了,到底什么東西在搞鬼,我非得把它揪出來不可!”

我快步朝阿贊吉指引的方向跑去,阿贊吉只好跟隨在我身后,小心接應,走了很久都沒看見黑貓,我松了口氣,正要放棄尋找,可回頭的那一瞬間,耳邊卻傳來一道尖銳的貓叫,這次的叫聲格外凄厲,嚇得我冷汗全都出背上浸出來。

“在那兒!”阿贊吉忽然低呼一聲。

我立馬回頭,視線朝濃霧深處望去,果然發現不遠的地上躺著剛才那只黑貓,詭異的事這黑貓已經被開膛破肚,血糊糊的腸子流滿了一地,正倒在地上發出微弱的哀鳴,聲音漸漸小了下去。

在黑貓倒下的地方,還有一大灘漆黑的血跡。

“走,過去看看!”阿贊吉率先沖向了黑貓,我只好咬牙跟隨上去,很快我們來到了黑貓尸體邊上,阿贊吉蹲下身檢查,我湊過去看了一眼,感到胃里翻涌,一陣強烈的嘔心感來襲,【31小說網 更新快】差點忍不住吐了。

只見那黑貓的腹腔不知道被什么東西撕開了一道大口子,渾身鮮血淋漓,暗紅色鮮血流滿了一地,地上擺著黑貓被扯碎的腸子,腸下是凝結成塊狀的淤血,黑漆漆的,一坨又一坨,別說親眼看見,光是想想那場面就讓人不寒而栗。

它被分尸了!

我顫聲說,“阿贊吉,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誰殺了這只黑貓,難道山里還有其他野獸?”

阿贊吉一直在沉默,我急了,正要一把拍向他后背,阿贊吉忽然沉聲說,“別動,當心腳下!”

腳下有什么?

我立刻低頭看去,很快,我便徹底呆滯住了。

我看到了牛腳印!

我呼吸都顫抖起來,“難道咬死黑貓的是……是……”

“沒錯,就是那頭被宰殺的老牛。”阿贊吉站起來,指向地面更多的腳印,沉聲說,“看見了嗎,這些腳印全是半月邊形,除了牛,任何牲畜都踩不出這樣的腳印。”

我臉盤直蹦筋,顫音問道,“可那頭牛明明已經……”

話說半截,我講不下去了,想必阿贊吉的想法也跟我一樣,正因為那頭牛已經被當成是獻祭品,被寨里的男女老幼瘋狂砍殺了,這一切才更加詭異。

我深吸了一口氣說,“這寨子不對勁,和以前任何一樁撞邪**都不一致,我懷疑不僅僅是陰靈作祟!”

“你的直覺很準,的確是這樣的。”阿贊吉小聲說,“但我們什么線索都沒發現,甚至連那頭牛也跟丟了,我有預感,這個寨子恐怕很快就要大禍臨頭了。”

我苦著臉說,“你別嚇唬我,怎么我們走到哪兒,詭異的事情就跟到哪兒?”阿贊吉冷笑道,“沒準,你是個災星呢。”

我黑著臉說你別開玩笑,接下來怎么辦?

阿贊吉說,“還能怎么辦,找不到那頭牛只好先回去休息了,養足精神,明天再找吧,我們初來乍到,最好別到處亂跑,免得被寨子里的人發現了,會起疑心。”

我只好同意,陪阿贊吉重新返回了落腳處,剛推門我就發現屋里不對勁,比我們剛離開的時候要冷了許多,屋里飄著一股淡淡的陰氣,好像有陰靈來過。

我說,不好,張強不見了!

阿贊吉也變臉道,“這個奸商不是說好會留在房間里睡覺嗎,為什么忽然跑丟了?”

我慘著臉說,“你感應到屋里的陰氣沒有,會不會老張已經……”

阿贊吉變了變臉,沉聲道,“小葉,你先留在這里,我去外面找找再說,在我回來之前,你最好別到處跑。”

說完阿贊吉便再度沖出了房間,我謹慎打量四周,沒有發現任何異常,這才戰戰兢兢地走回床鋪,躺在草席上心緒不寧。

就這么會功夫,張強能去哪里?這老小子為人一向謹慎,不可能無緣無故失蹤,難道說,他真的被陰靈害了?

心中這樣想著,眼皮卻越來越沉,漸漸的我陷入了沉睡,可睡夢中,卻感覺身體越來越冷。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六肖中特期期6准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