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說網 > 我變強了,也變矮了[綜] > 166、第三十章

166、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有一個只可意會的“秘密”,一直以來都隱藏在雄英高中英雄科一年a班全體成員的心中。

注意, 特指的是“全體成員”, 也就是說, 除卻與“秘密”有關并且不方便讓他知道的當事人外,沒有一個人例外。

這里面包括了從一開始就跟“當事人”關系很好的小朋友, 自然也包括了一開始跟“當事人”關系相當不好——但現在已經不知不覺改變了態度, 只是嘴硬死不承認的暴躁小子。

就簡單來說吧。

一年a班的所有人, 內心深處都很“護短”。

“護短”的對象其實早就不是雄英的人了。那個極其有個性的少年入學一年都沒到,就瀟灑之極地退學走人, 如今誰知道在哪個異世界穿梭。

可他們還是相當在意他,根本不可能不在意啊!

少年是他們的“大哥”,又是絕對信任的伙伴,集喜愛崇拜仰望多種心態于一身, 他對少年少女們【31小說網 31xs.com】的意義, 就非同一般。

產生“護短”的想法,這么想想完全不奇……

嗯?

實際上顯得相當奇怪?

說的也是。通常來講,“護短”這種行為顧名思義, 應該是“長”的那方護著“短”的那邊。

大哥護小弟,長輩護晚輩, 強者護弱者……哪有像他們這樣,不管嘴上承不承認,每一個小弟都反過來暗下決心,一定要保護大哥的?

一年a班的眾人大抵都知道,這個說法的可實施性其實有點低。

不, 不如說——實在有點太低了。

雖然他們是未來的英雄,擁有能保護許多人的實力,但,那也得看對方需不需要他們保護。

埃利克顯然是不需要的。而且,許多時候,高傲冷酷的少年還得倒過來分心保護他們。

……

所以這件事不能從這個角度來講!

身為弱者卻想著要保護不需要保護的強者,說出去肯定會被恥笑的吧。可年輕人們這樣默默地想著,意志始終沒有削弱,反而只會堅定。

大概,不僅是渴望著變強,從而脫離保護圈的心在攢動。

從認識以來,名叫埃利克的少年就給了他們相當多的幫助,還完全沒想過從他們這里得到什么。

“……他確實不想得到什么回報,除了努力變得更強更強,我們似乎,也沒有什么能回報的……”

“可是,即使如此。”

“總是能找到一些我們可以為他做的事情吧!不用說出來,可以悄悄地,默默地支持那種……話說回來,就算埃利克那么強還一副我天下第一的模樣,我還是很擔心他在外面受委屈啊!”

“比如被人嫌棄身高說矮子,還因為脾氣不好被孤立什么的……”

不知是誰先這么說,也就是短短一會兒功夫,便深入人心,讓大家達成共識。

雖然在實力方面完全沒辦法“保護”大哥,但想要護短不對,護長的心,是不容置疑的——差不多就是這樣的想法。

明面上看不太出來。

在大哥眼里弱雞似的小弟們內心深處早已烈火熊熊。

他們平時憋著忍著,直等到關鍵時刻,才會因為某些人居然想對所有人都喜歡的小矮子(劃掉)埃利克圖謀不軌……

頓時間被戳中禁區,當下,怒不可遏!

“誰喜歡那個矮子了!關我屁事我就是看那家伙不爽而已!”

這樣大吼著的聲音,都可以忽略不計啦。

吊在一馬當先的領頭倆少年后面的眾人——包括西索本人可能都想不到,好好的考試中間又出了和昨天差不多的岔子。

在這跟賽跑差不多,誰最先克服萬難沖到終點的考試里,跑到最前面的那兩人像是突然抽了風。

也不考試了,爆炸和冰火相接的兩人直接掉頭。

冰花綻開,火龍貫天,一時之間氣勢驚人。

“不用說廢話了,把你炸飛吧!”

“只有這一件事我必須配合你……不能容忍!”

哐哐哐當當——

西索:“嗯?”

伊爾迷:“……”

小杰等人:“欸?”

后面的一干考生:“…………???”

——這兩個小鬼怎么回事?瘋了嗎?難道真的不想過關了?!

不僅是現在待在考場里的眾人,就連因為霸占監控室里的那三人離開、如今終于可以搶回監控熒幕的獵人協會工作人員,都不禁掉了掉下巴。

掉完下巴,那股熟悉的、似曾相識的不祥預感,緊接著油然而生。

這陣仗,這聲勢,還有——這幾乎化為實質,如同他們的火焰一般煌煌猛烈的“敵意”。

半分都不能忽視。

驟然改變方向的少年沒有半分猶豫。

四散的火花和冰屑驚起全場的大呼,不少人慌張失措地停下來,試圖向兩邊閃躲。

而只在瞬間,足以遮蔽天日的光亮就搶先一步襲來,掠走了所有人的視野。

即將要爆發出什么。

幾乎不出意外,接下來,一定會有頗大的震蕩出現。

‘這兩個考生,是沖著那個人去的么?’

人群中間存在感幾乎沒有的考官心頭一沉,有些猶豫是否要趕在他們打起來阻止。

雖然獵人協會并不負責保證考生們在考試期間的安全,可才剛開始就起了騷亂,對考試本身的影響是極大的。

第一場考試的內容和昨天相似,只是稍微更改了一下路線。

如今大部隊所抵達的地點,剛巧位于整個關卡的中段。從室內的狹長通道脫離出來后,眾人來到布滿沼澤和陷阱的曠野。

在這里,即使稍作停留,都有可能踩中陷阱,或是被能夠裝ChéngRén樣的怪獸拖走吞食。

比如現在,考官本人就隱藏在眾考生之間,并沒有真正露面。

高調地出現在考生們視野中的那個“考官”,早在不久前就被替換了。現在一臉慌張躲在后面的翹胡子“男人”,真身其實是一只……

……等一下,難道?!

電光火石之間,真正的考官腦中閃過一道電花,竟產生了一個頗為驚訝的猜測。

他立即抬首,向位于后方的偽考官那邊看去,而非去關注被敵意鎖定的小丑。

果然。

考官的猜測是正確的。

“嘖——給老子滾開!惡心!”

伴隨著一聲大喝和爆炸的轟鳴,金發少年兇惡的眼神邊掠過一絲火苗,從天而降的同時,已被他狠狠踩在了腳底。

“砰轟!”

“嗷——啊啊啊啊啊!”

扮作考官的不明生物在他腳下發出尖銳的慘叫,在此之前悄悄向近處某位考生伸出的利爪,自然也萎靡不振地猛縮了回來。

使用冰和火焰的少年,則出現在了另一個方向。

很少有人注意到,在他們突然暴起之前,就有幾個體力不支的考生落到后面,試圖在路旁的樹下稍作休息。

可他們一過去,雙腳就頓時下陷。肉眼看不出來端倪的沼澤如同有生命一般,緩慢張開巨口,試圖將送上門的食物吞噬。

“呲、呲啦啦——”

令人牙齒發酸的呲啦聲猛然擦過耳膜,越是掙扎越是往下沉的那幾人渾身哆嗦了一下,從鉆入身體的冷氣中回過神后,便驚喜地發現,自己得救了。

沼澤被凍結,入目的盡是冰晶的顏色。

“我拉你們過來。”

出現在沼澤邊的少年平靜地說著,向被困者伸出了手。

他的身影不比其他人強壯高大,但卻在這一刻,顯示出了無比讓人信服的沉穩和強大。

“……好、好的!”

“謝謝你!”

以上。

僅僅是這樣簡單的行動而已。

沒有做任何明確交流,但都將與自己無關之人救下的兩個少年站定,沒有往讓自己憤怒的小丑那里投去半分視線。

救完人之后,他們自己淡然自若地回去了。

仿若按下了暫停鍵的考試,又如復蘇一般,詭異地重新開始。

……

看在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眼里,那兩個少年雷聲大雨聲小,全程都十分莫名其妙。

當然了,他們的行為,并不需要別人來理解。

因為知道目前還不能沖動,才需要忍耐和克制。

因為比起一個勁地氣憤,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發生在眼前。

后面肯定又機會,所以不能急躁。轟焦凍和爆豪勝己在不同的位置同時沉下眸色,雙拳暗中捏緊。不管情不情愿,他們都明白這一點。

未來的發展無法判定,但,差不多可以預料到的是……

“對了,剛才是不是有人說,每一屆的獵人考試都死傷慘重?”

“嗯,他們是這樣說的。對沒有能力在身的普通人來說,危險性挺高的呢,今年大概也……”

“哦。”

在少年們趕到第一關的終點的同一時間,同一片天空下的另一個地方,被他們時不時想起的那個“當事人”意味不明地輕哼了一聲。

埃利克的目光投向遠方。

他沒再去看監控,仿若忽然間就對小弟們的奮斗歷程沒了興趣。可仔細一看,少年的嘴角微微勾起。

“如果這一屆考生全員無傷亡,就算他們合格了。”

“咦?什么意思?”

“真是笨。”埃利克自信地、卻又不掩驕傲地道:“有兩個未來的英雄在,難道會有人在他們眼前死去嗎!”

幫助他們加快速度,完成從“未來的英雄”到“英雄”的跨越,異世界的考試的價值或許就體現在這里。

埃利克無法預測少年們的具體的所作所為。

他只是覺得自己應該這么丟下他們不管,他們也應該會那么做,僅此而已。

“都過去這么久了,他們也該到第二關了吧。唔……阿爾托莉雅呢?”

“獵人協會的人帶她出去吃飯了。”

“出去?去哪兒?”

梅林:“呃。”

“好巧,就是你的小朋友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呢。”

作者有話要說:  總感覺忘了什么……

草,忘記更新了【飛速發文】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六肖中特期期6准王中王